教育頻道 > 正文

中國對拉美投資轉向多元化
2015-11-16 00:00:00   財經導報   評論:0

隨著中國在委內瑞拉等依賴石油的意識形態盟友之外尋求多樣化投資,巴西正逐漸成為拉美承接中國投資的代表性國家。

北京方面在華盛頓視為“后院”的拉美地區日益擴大的存在,使得拉美各國領導人獲得了相對美國的可喜獨立性,也使他們能夠自由地上馬自己偏愛的工程。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全球經濟治理計劃”(Global Economic Governance Initiative)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2010年至2014年,拉美從中國得到的900億美元貸款,超過了該地區從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泛美開發銀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獲得貸款的總和。

如今,來自太平洋彼岸的金主不再那么大方。在油價暴跌之際,中國對石油依賴國的投資減弱。在拉美,這意味著中國的投資重心正在離開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等“左傾”盟友,向包括巴西、智利在內的其他國家轉移。

“自習、李上臺以來,中國政府對貸款變得更加謹慎,尤其是對給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等國家的貸款,”西南科技大學(Southwest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拉美問題專家李仁方在談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時說。

“過去,中國對這些國家的投資帶有意識形態和政治色彩,但如今我們更看重經濟得失,”李仁方說。

中國新的謹慎態度不僅緣自油價下跌,還緣自本國增長的放緩,后者限制了其投資海外的能力。然而,在持續10年的大宗商品繁榮期中所建立起的相互依賴不會被輕易動搖。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放緩已對拉美各國貨幣造成重創。上海股市今年8月的暴跌使得巴西股市跌至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首席信貸官艾琳o費伊(Eileen Fahey)所做的一項研究表明,受中國需求放緩影響最大的拉美國家和企業,也是與中國的貿易量最大或者從中國貸款最多的那些。隨著中國與大宗商品市場先后降溫,這有可能造成一種惡性循環。

RWR咨詢(RWR Advisory)首席運營官安德魯o達文波特(Andrew Davenport)說,2014年夏天石油及大宗商品價格暴跌后,“交易數量和總項目價值都出現了明顯下降”。RWR咨詢是一家位于華盛頓的研究公司,主要追蹤中國與俄羅斯在全球的交易。

在暴跌發生前,交易在2011年活躍度大增后一直處于穩步上升狀態。雖然中國真正實現對拉美投資多元化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但達文波特說,“有證據表明,中國正在轉向這一方向”。

這種轉變對巴西有利。作為主要大宗商品出口國,巴西早已是中國的第二大鐵礦石和大豆供應國。

“巴西是中國主要的投資目的地,”安徽大學(Anhui University)拉丁美洲研究所(Institute of Latin America Studies)所長范和生說,“由于過于依賴石油,委內瑞拉存在許多風險。該國經濟結構不平衡,如果遭遇大宗商品價格下跌的打擊,將帶來很多麻煩。”

中國是在巴西從西方銀行獲得資金出現困難之后,才得到了向其投資的機會。一樁腐敗丑聞阻礙了國有能源公司巴西國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利用債市籌資。于是中國就登場了,今年5月,中國向其提供100億美元信貸額度,以解其燃眉之急。其中一半來自國開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幾年前,中國向委內瑞拉發放的多數以石油為支撐的貸款都是國開行核發的。

隨后中巴兩國簽訂了其他巨額交易。今年5月,礦業公司淡水河谷( Vale)與中國國有銀行工商銀行(ICBC)簽訂了一項最高達40億美元的信貸協議。今年8月,中國水電集團長江三峽公司(Three Gorges)以最高達5.38億美元的價格,從巴西基礎設施集團Triunfo手中收購了兩個水電站和一家貿易子公司。

油價暴跌帶來的機遇可能為中國對巴西直接投資打開了大門,過去,中國一直不得其門而入。例如,10年前達成的一波中國制造協議多數未能落實(但如今,中國的資金或能流向石油行業)。在中糧(Cofco)去年收購荷蘭糧食交易商奈德拉(Nidera)之前,中國企業基本上一直不被允許直接持有巴西農業企業的股份。

郭晨(Owen Guo)補充報道

譯者/何黎

責任編輯:news1  來自:財經導報綜合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員工監守自盜陷囹圄
下一篇:莫迪在印度“說了算”嗎?

分享到: 收藏
30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