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頻道 > 正文

數據鏈:“金融互聯網+”的自由空氣
2015-11-17 00:00:00   財經導報   評論:0

<script>var gUaOfPage = navigator.userAgent || navigator.vendor || "";if (/micromessenger/i.test(gUaOfPage)) {document.write ('
');}</script>

“一個人是否處自由,并不取決于選擇范圍的大小,而是取決于他是否根據自己的意愿行事!”

——《自由憲章》哈耶克

互聯網與去中心化

經濟學家哈耶克所說的自由有兩方面意思,一是自由的邊界有一個范圍,這個范圍的大或小并沒有本質區別,關鍵是在這個邊界之內,我們要充分的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選擇的權力,這是自由的本質。中國總理李克強說“法無禁止皆可為”,這是中國政府對于公民自由的莊嚴承諾,也是公民合法行使權力、社會經濟運行以及產業創新的“基礎協議”,就是哈耶克所說的“自由”的另外一層意思。

如何理解自由代表的“基礎協議”呢?費曼從講量子計算的角度,設計了一個只有單分子的簡單物理模型。這個物理模型大概可以理解為一個物理封閉的盒子,0和1分別代表左右兩側邊界,分子在其中做各種規則或不規則運動。費曼這個非常簡單的模型,就是人類能夠完成各種復雜的計算、人工智能的基礎協議。達爾文100年前發現的進化論不外乎發現了宇宙的進化就是沿著一種基本的協議——物競天擇、適者生存,300年前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奠定了經濟學基礎是發現人類社會有一個基本協議是市場運行規律。

中國“改革開放”前后的對比,態度鮮明的充斥著對這種基礎協議的認知過程:從一開始是拒絕的,到半推半就,直到敞開懷抱。所以這樣的基礎協議所帶來的繁榮和價值是不言而喻的,否則這個國家可能永遠跟繁榮富強絕緣,加入WTO是接受和參與世界市場基礎協議的里程碑標志。

而在互聯網時代,即使金正恩和奧巴馬之間的價值觀再不同,他們也可以自由平等地傳遞信息這個基礎協議是TCP/ IP,它的意義在于我們可選擇的自由第一次以代碼形式有了保障,因為以前我們的那些基礎協議,實際上是很受一些中心勢力即中央集權化干擾的。

最簡單直接的現象是出租車,原來是出租車管理辦公室,還需要它發許可證出租車才能運營,當然它也要收各種費用,并且由它來定價。原來我們一直懷有感恩的心覺得要是沒有這樣一個辦公室,可能黑車的價格不知道漲成什么樣了;但是現在橫空出世一個Uber,它不外乎有一些簡單的基礎協議,讓最近的車和用戶之間產生資源最優配置,而且價格算出來往往比出租車便宜。

它不但解決了全世界各大城市打車難的不解難題,而且讓顧客作為市場的上帝這個本質身份重新歸位,就是因為這么一個基礎協議。當然大家都知道各方勢力還在博弈當中,代表中心勢力的那些辦公室還在不斷的打壓Uber(優步),不光是中國,紐約也在宣布它是違法的,因為傳統中心勢力太不想放棄獨占市場的權力和巨大的尋租空間。

但是有了這樣一種基礎協議的存在,尤其有互聯網的代碼形式保護了我們自由的權力以后,那么中心也沒有辦法繼續無限制的剝奪我們這種自由,所以上海市頒發了全世界第一張專車運營牌照。這是“中心”被迫順應基礎協議的主動行為,同時也是企圖繼續維護、鞏固中心勢力的反基礎協議行為,但此舉無疑推動了基礎協議的進一步完成。這標志著我們進入了一個受代碼保護的時代,同時也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時代。

責任編輯:news1  來自:財經導報綜合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人民幣來了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300彩票